再考「自由與平等」之價值
超越在中東及華爾街發生的「革命運動」

共產主義運動的新替身

若有人問你「自由與平等你選哪個」的話,畢竟選擇「自由」的幸福度更高。

關於什麼是真正的「平等」,在此舉例或許有些極端,但很容易理解。監獄中的犯人是很平等的。當人犯罪落入牢後,就會受到平等的待遇,但那種平等能說幸福嗎?在監獄,所有的犯人早、中、晚所吃的飯菜一樣,穿的衣服和睡覺的條件等一樣,勞動時間也一樣。受到如此平等的待遇,有怎樣的感覺呢?很難說這樣是幸福的吧!

理由很簡單,因為「自由」被剝奪了,這比「不平等」還要痛苦。如果監獄中犯人能自由地走出監獄的話,那會很高興的;「被剝奪了自由」是很嚴厲的懲罰。

被賜予了自由,會有怎樣的結果呢?人可以成為總統,也可以成為乞丐。從嚴格的意義上來說,這會形成了有差別的社會。

人有了「能成為總統,也能成為乞丐的自由」,這就等於人有「嘗試自己能力和挑戰的機會」。人有「成立公司做老闆,賺錢後做候選人,隨後當總統」的可能性,也有「成立公司不久後便破產,而成了乞丐」的可能性。

雖說後者的結果比較殘酷,但畢竟還是自由比平等好。

有競爭,就會有失敗者。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需要有某種救助共濟的措施,為了確保「保持健康與有最低限度的文化生活」水準,財團、富豪和政府應該發揮騎士精神,為救濟貧窮的人做努力,在某種程度上予以救助。

但是,不需要所有人在結果上都平等。

我認為,如果所有人都居住在設計和居住條件一樣的公寓,那可真說不上是幸福。還是有的人住豪宅,有的人住別墅,有的人住公寓,有的人住簡易住宅等,即使有這樣的差別,畢竟還是有自由較好。

「所有都要一樣」的狀態如同監獄的平等,屬於一種「全體主義」觀念。

在伊斯蘭教圈出石油的國家很富有,但大部分的伊斯蘭教國家很貧窮。在非洲伊斯蘭教的國家很多,非洲整體還是相對較貧窮的。

從「貧窮上的平等」的意思上來說,伊斯蘭教看上去像是共產主義運動的新替身。

在伊斯蘭教的教義中,認為「一切均在阿拉的神心下進行」,所以有會被誤解可以放棄自助努力的一面。對此,需要導入「自助努力」新思想。

大川隆法總裁這樣說:「不要把自己貧窮的責任,推卸到佛神的身上,應該再學習、做努力和下功夫。」

Pages: 1 2 3

About Master Ryuho Okawa

格言

About Us

What is a Spiritual Message?

Other Languages

再考「自由與平等」之價值
Copyright © IRH Press Co.Ltd. All Right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