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話講題:《愛與正義》
(Love and Justice)

2012年10月6日,幸福科學的大川隆法總裁,做了以《愛與正義》為題的說法。這一天,也是幸福科學制作的動畫電影《神秘之法》在全世界同時公開上映的首映日。

大川隆法總裁在法話中,講述了對日本人來說是緊迫的要提「正義」之教義。當今,「正義」亦是讓佛神投向全世界人們的「愛」得以體現之所需。

以下為法話內容摘錄(本法話以英文進行)。

 

今天是『幸福科學』立宗二十六週年紀念日,此外,今天也是『幸福科學』制作的動畫電影《神秘之法》的首映日。

今天講題是《愛與正義》。這不是簡單的講題,也是一個新的主題。我已經講述過許多關於“愛”的教義,各位也都知道“四正道”的教義。也就是“愛、知、反省和發展”,這是『幸福科學』非常重要的教義。各位也知道“愛即是寬恕”;“愛即是慈悲”;“愛是施與而非奪取”。對此各位一定熟知。

但現在我們正面臨另一個問題,即是“正義”。這對現在的日本人來說是很緊迫的論點。我們『幸福科學』和『幸福實現黨』正與侵略勢力做對抗,在電影《神秘之法》中所描述的葛達姆帝國,雖是虛構的國家,但它是有參考對象的,那就是下任的中國「皇帝」習近平和中國,目前,其擴張意圖日趨明顯,在亞洲製造事端,譬如,在菲律賓和越南的領海,以及在日本領海製造事端。

今年的八月起,日本須面對兩大問題。一是“竹島”的問題。竹島位於日本的島根縣,南韓稱之為“獨島”。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制定的“李承晚線”之後,至今數十年間,南韓一直實際支配了竹島。當時的日本沒有自衛隊,所以,對此日本束手無策。在那年之後,南韓總統李承晚宣布竹島屬於南韓。在日本和美國簽訂舊金山條約時,美國認為竹島當然歸屬日本,但韓國人一直接受著“竹島或獨島是南韓的領土,在1910年日韓合併前,在1905年被日本占領了”的教育,還說“這是日本侵略的第一步。”

但是日本史實並非如此。在江戶時代前,竹島就屬於日本。在當時並沒有任何人占據竹島,所以這個爭論很緊迫且令人憤慨,甚至成為非常棘手的問題。南韓從未放棄對竹島占領,是因為韓國把它當作自國獨立的象徵。

另一個問題即是尖閣島(釣魚島),或者是說尖閣諸島問題,那裡有許多小島嶼。近兩個月来,因為中國派了許多漁船過來,那些船是為了監視這個島,並且主張尖閣諸島屬於中國。但是從19世紀以來,日本人就已經居住在島上,他們以漁業為生計,或是捕捉鳥類,以其羽毛來裝飾女生的帽子等。那些人都是日本人。

90年前的中國民國政府曾寄感謝狀給尖閣諸島上的人,感謝他們營救了中國人。換句話說,當時的中國承認尖閣諸島是日本的領土。但很遺憾,1968年當人們發現尖閣諸島下方有大量原油之後,中國的態度突變,在1970年後開始主張尖閣諸島原本屬於中國。日本當然不同意那個論點,實際上,日本海上保安廳已在尖閣諸島警備超過40年。野田首相也表示,尖閣諸島是日本的領土,不會將主權交給中國。尖閣諸島原屬於一位日本人的私有土地,為了保護他們不會被中國或台灣入侵,日本政府從他們手中買下其所有權並歸為國有。

在那之後,中國軍艦就在尖閣諸島附近徘徊。如同各位所知,這個問題上了聯合國的桌面,野田對尖閣諸島一事發表了演說,但他並未言明是針對哪個國家。他聲明,日本不放棄尖閣諸島的所有權。但是,中國的外交部發言人說了七次「是日本竊取了尖閣諸島」。如此發言,令人憤慨和愕然。

這兩個問題並不容易解決,因為這關係著亞洲大國權力平衡的問題。日本和中國這兩個經濟大國,實際上也是競爭對手,南韓也正對對日本經濟展開攻勢。這不僅關系相互的經濟利益,在政治上也與領土主權有關。

如果掌握著國家權力的人處理此問題時專橫,便會引發爭論和對立,甚至引發戰爭。

美國也對此事發表了聲明,說尖閣諸島問題適用於「日美安保條例第五條」。即,如果條例國日本遭受到他國的侵略或攻擊,美國將會和日本一同作戰。美國國防部長對此做了明確的表白。正因如此,『幸福實現黨』在日本全國展開運動,訴說加強國防的重要性。

三年前,當成立『幸福實現黨』時,國防問題並沒有成為話題。日本的自民黨和民主黨這兩大政黨,並不重視日本國防。在三年前大選時,關於國防的必要性他們只字未提。但我們的政黨卻堅持主張國防的重要性,並認為往後的三至四年,外交問題將會成為焦點。

而今這個預測果真言中,日本人的想法也正在改變之中。最近,自民黨舉行了黨主席的選舉,總共有五名候選人,他們都提到了國防的重要性,都說必須要重視國防。野田是民主黨中第三位擔任首相之人,他也改變了民主黨的方針,且變得和保守黨非常相似。現在幾乎所有的日本政黨都認為國防是非常重要的,而這即是我們三年半前的主張。

但部分左翼派的人表示,為維持國家之間的友好關系,不如就放棄尖閣諸島的主權。這種言論者大都是宗教性格之人。這些人很容易就放棄自己的權利,但在尖閣諸島這個議題上,我認為,如果中國政府占領了尖閣諸島,因很靠近台灣,中國在這幾十年間一直想收復台灣,但台灣的軍事很強,並且有美軍的支援,中國此時還無法拿下台灣。日本也一樣,擁有自衛隊,如果日本的態度改變,日台兩國聯手啟動防衛機制的話,那麽要占領台灣就很難了。

如果中國成功地占領了尖閣諸島的話,他們定會在這小島上建導彈基地,當然是對準台灣、沖繩,此外,還會對準韓國、日本本土及菲律賓和其它亞洲國家。

雖說尖閣島是個小島,但日本政府不可以放棄主權。根據日本憲法第九條,日本即使遭到了他國侵略,參與戰爭解決爭端是憲法禁止的。所以日本幾乎做不了什麽,只能主張自己的權利而已。但中國什麽都可以做,聲稱獲得尖閣諸島後就能解決能源問題。中國也會因此而在軍事戰略上跨出一大步。何況中國總在假想和盤算,今後或許會發生中國與美國兩個大國之間的戰爭。

所以這個問題雖看似不大,但從長遠的觀點來看是個大問題。如果日本失去了對尖閣諸島的主權,並且中國侵略了台灣的話,日本將無法透過油輪從西阿拉伯航運原油,這意味著日本將無法進行火力發電。

這又會引起日本的另一個危機。東日本大地震時發生了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。這成為引線,日本目前反核運動極為盛行。

唯有『幸福實現黨』主張核能非常重要。福島核電事故發生,對日本人來說當然是災難,但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核輻射喪生,事故發生是因為大海嘯所造成的,規模9.0的大地震引發了海嘯。這是相隔六百年的大地震,如此大地震要經過很長的周期才會發生。

事故的真正的主因是發電機故障,令核子反應爐的冷卻系統無法啟動。發電機本應提供電力,但因大海嘯導致發電機故障。這是個悲慘的意外,但是核子反應爐本身沒有問題。

歐美和其他國家對此皆有所誤解。這次意外並非出自核能設施本身,而是很單純的發電機故障導致。如果建造時將設備蓋在廿公尺的高處,就不會有這樣的意外。

當初日本設計師已考慮到這個問題,原本計畫將發電設備蓋在海岸線上40公尺以上的高處,但美國工程師認為:應該不會有10公尺高的海嘯,沒有必要,10公尺高就足夠了。因此福島第一核電沒有蓋在丘陵地而是平地。

不僅人們的日常生活及各個產業都需要用電,還會影響到海上島鏈線的問題。由西南海航運來的原油有可能會遭到中國或其它國家的攻擊,所以日本不能依賴火力發電。

因此,我們主張日本絕對需要繼續使用核能發電。日本從今年四月開始,火力發電的供給量是往常的兩倍,從今年九月起民用電費也已調漲,日本的能源自給率只占4%而已。

所以日本能源問題很嚴重且很重要,對此不可感情用事。日本的長崎和廣島,在1945年被投下了原子彈,所以日本人對於核能或原子有厭惡感,但核彈與核電兩者不同,問題在於如何使用它。

此外,日本被擁有核武的國家包圍著,例如中國,北韓也即將完成核武裝備了,並藉此威脅日本。北韓非大國,其國民根本沒有足夠的食物,但卻仍以核武威脅日本。

此次在尖閣諸島問題上,擁有核武的中國便藉此威嚇日本。其政府容許國內舉行反日遊行,攻擊日本領事館、日系企業和日系百貨公司,搶奪了許多物品。中國對此沒有任何道歉,因為他們說日本在戰爭時期做了很多壞事。

南韓也是同樣的論調,宣稱“日本使用從軍慰安婦”,“他們以軍方武力強迫20萬南韓婦女當慰安婦”。這也太言過其實了,幾乎與軍隊同樣數量,日本才能把20萬慰安婦運送到南亞小島去呢?當時軍隊也根本沒有足夠的糧食。這個數字也太誇張了。

很遺憾,美國希拉裏國務卿對此也有誤解,她認為慰安婦就是性奴隸,這是很大的誤解。南韓利用這個誤解,制作13歲慰安少女雕像,放置在日本大使館的對面。還說要將類似這樣的慰安婦少女雕像,也放到紐澤西和紐約等其它地方。如此官民一同展開反日運動。

在對此問題的態度上,可以看到隱藏在背後的日本傳統文化。日本人不會為自己的過去做太多的辯解,對過去的事願始終保持沈默,即“敗軍之將不言勇”,認為戰敗者沒有任何理由可言,所以日本人不會對自己的行為做任何辯解。

但韓國人和中國人喜好爭論,與歐美人很相近,會爭論且會言過其實。因為想以此壓制和等待對方的反駁,所以,我認為日本應該強烈地辯駁。

現回到今天的主題《愛與正義》上來。“愛”很重要,去關愛他人,亦是非常美好的。“愛你的鄰人”雖然很難,但亦是非常重要的。從靈性歷史觀點來說,這也是來自神的命題。

另一方面,我也認為“正義”很重要。全世界大約有兩百多個國家,在許多國家之間存在著許多沖突,有時甚至會演變成戰爭。此時,我們就必須以普遍性的觀點判斷是非對錯,此際就必須要拿出“正義”觀點來。

“愛”非常重要,但在施愛時,還必須運用智慧。如果對方因惡靈的影響而做出許多惡性行為時,就必須予以制止。

阻止惡行,即為“善”,這就是“正義”。我們現在需要智慧,需要從智慧的角度去思索“愛”。特別是在處理兩國之間的關系時更需要智慧。

譬如,現在敘利亞發生內戰,約有三萬人被政府軍給殺害,那麽多平民被殺害,此時有些大國表態說敘利亞必須停止內戰,我認為,這樣的發言是正確的。但能夠有如此表態也是非常困難的。

我們必須透過智慧的力量去探求什麽是“善”,確立“正義”,必須去思索到底什麽是“愛”?“對眾人之愛”與“對個人之愛”兩者是不同的。

如果一個國家因為欠缺智慧而被摧毀,那就不是“愛”。若因為智慧不足而被某惡性國家侵略,致使許多人因此受苦的話,那即是“惡”。

此時,聯合國或其它大國就必須站出來阻止惡事的發生,這即是“正義”。我們常常只針對“愛”思考,但在國際政治中,面對國與國的對立或內戰問題,就必須從智慧的角度謀求正義。所以,我在今天的法話中,在“愛”和“智慧”之上,加上了“正義”的觀點。

About Master Ryuho Okawa

格言

About Us

What is a Spiritual Message?

Other Languages

法話講題:《愛與正義》
Copyright © IRH Press Co.Ltd. All Right Reserved.